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美妇  »  成都的記憶碎片
成都的記憶碎片
广告

2000年至2004年,我在四川大学就读软件工程专业。大学期间,我一个人住在成都西门蜀汉路附近一套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我的父母远在美国工作,我一个人孤单地在这个城市里读大学,单身、百无聊赖,每天浑浑噩噩。

成都是一个适合我这样的懒人生活的地方。

我承认我在私生活上很懒惰,很少洗衣服,家里也不收拾,我自己是不会干活的,收拾来收拾去家里还是乱糟糟的。我很少有朋友,唯一的一个朋友说我住的像猪窝。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开始反省,我也承认,我已经23岁了,我有必要让自己干净一下,很有必要。

一天周五下午上公共课,实在没什么听的了,我随意地看翻著《成都商报》,非常偶然地看到了一则广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简单的家政服务广告,我的心一动,我仔细地看了广告,下课之后就给这家名为“暖心”的中介所打了电话,他们的接线小姐很热情,仔细地介绍了他们的服务,之后就要求我到他们那里看看再说。

下午没什么事情,我就按照地址去了他们的公司,其实也不能说是公司,就是在青龙街新城市广场电梯公寓楼里的一家中介所。接待我的是个40岁出头的中年妇女,长得有点儿丰满,穿着职业套装,脸上的皮肤好像是因为做了很多皮肤护理的缘故显得白白嫩嫩嫩的。她很热情,倒茶招呼我坐下后便上下仔细地打量了我很久,问我是不是以前找过这样的中介,我说没有,有仔细地询问了我的个人情况,之后就把我领到里边的一个小屋子。

屋子很小,里边有张沙发,有张桌子。我们进去的时候里边还有个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个子不高,染成棕色的头发在脑后系著,当时给我的印象是她的皮肤好像是很白,样子长的虽说不是很漂亮,但却有种成熟女人特有的成熟气质。

那个女人见我们进来就起身出去,和拎我进来的女人打招呼说,罗姐我走了啊。那个叫罗姐的说你在外边等我一会,我一会就完了,完了我还找你有事呢。说完那个女人站起来就缓缓向外走出去了,磨砂面料的裤子把她的屁股绷得紧紧地,这样里面内裤的痕迹相当清晰,我有点失态地盯着她走路时候摆动的浑圆的屁股。那个叫罗姐的人笑了起来,说:“弟娃儿你可别把眼珠子看掉下来!”我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就坐下和她谈事。

罗姐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神秘地笑,我问了她一些问题,她都做了解答,最后说价格的时候,她说要是象给你这样的单身收拾房间和洗衣服什么的,这样大约要400块,我觉得非常合适,价格很低。

罗姐神秘地笑笑说要是加别的就要多加钱了。我不明白,问她,她反而嗔怪地反问我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有点迷糊,说真的不知道,她想了下,说其他的就是除了给你做工之外还可以这个,说著把左手全个圈,用右手的食指做向里插的动作。

啊!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的!我猛地想起了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看新闻说深圳那边有这样的中介,原来在我的身边也有这样的呀!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弦动了一下,整个人开始兴奋起来!

那女人看我眼睛放光,就跟着说我们这里有好多的保姆呢!有年轻漂亮的,还会做家务,保证你满意!价钱也公道,一般的400,要是还陪睡觉的话我们这里加收300,剩下的你去和保姆谈。我连忙问那要多少钱呢?罗姐说一般的话一个月全天工的话起码要1500。我算了下,全下来要2200左右,这只是老爸老妈给我的零花钱的一个零头而已,我当即点点头,说可以。

罗姐见我买了单,非常高兴,说那你要不要现在看看人呢?现在定吗?我说可以,她马上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本子给我看,上边有很多人的资料,都是做家政服务的,配有照片和简介。

我看了一下,没什么太满意的,罗姐就介绍一个叫黄娟的,说她是广安那边儿的,才出来干不长时间,年轻漂亮还能干。我看了看照片,还可以,但总觉得缺点什么。罗姐给我看了很多我就是没有看中的,最后罗姐把本子一推,说弟娃儿你说你想要什么样的你就说姐姐帮你找!

我咽了下唾沫,说:“罗姐,你能不能给我找个像刚才那个姐姐那种的?”罗姐一听就笑了,说:我还当你多难伺候呢!闹了半天是不喜欢小姑娘呀!你倒早和我说呀!怎么?喜欢熟女啊?我点头表示承认。

罗姐不怀好意地笑了,说弟娃儿你真会耍,是不是小女娃儿耍够了想换哈口味?没问题!姐姐绝对给你安排好!那你看这中介费……我二话没说掏出500块塞到她手里,她一见这钱就乐了,忙塞了起来,说弟娃儿你是不是相中了刚才出去的那个呀?我点点头。罗姐又坏笑了一下,说弟娃儿你可真识货!她刚刚掉的主!

我问她什么叫掉主,罗姐说就是才被人包完,原先雇她的是个老头,雇了好几个月,但现在那老头被儿子接到重庆去了,所以她才闲下来,也正在找活呢!罗姐说那我就给你召唤进来介绍介绍,随后就出去了。过了几分钟,罗姐把哪个女人带进来,很热情地给我们介绍,说这弟娃儿姓曹,这是小孙,你们谈谈,我先出去一下。之后就给我个眼色就带上门出去了。

那个叫小孙的保姆倒是大方,拉着我坐在沙发上,和我挨的很近,先是仔细地打量了我一会,之后就扑哧一下笑了,我倒是糊涂了,问她笑什么,她笑过了之后说刚才听罗姐说有个小帅哥要包她,一看还真帅呀。我也笑了,小孙笑着说你别不好意思呀,我大你,往后你就叫我孙姐就行了。之后就问我叫什么名字什么工作在那里住和什么人之类的,一边说一边就用肉乎乎的胳膊搭在我的肩头上。

我们聊了一会,那个叫罗姐的就敲门进来了,问我行不行,我说行。罗姐就说那就这么定了,小孙你又有新主道了,这小帅哥不错吧?谈价钱了吗?小孙说还没呢,问我出多少,我说你说好了,她想了想说那就两千吧,我说行。罗姐高兴地说好,这不就成了吗!办手续吧!

之后,就是签什么佣工合同之类的东西,很烦琐,但罗姐背后和我说这很重要,要不保姆把你东西卷跑了你不来找我呀?我想也是。

我看了孙姐的身份证,名字是孙平莉,65年生人,地址是成都北郊的一个街道。

办完了手续罗姐说妥了!什么时候开始用工呢?我试探著说今天晚上?罗姐笑了,说看你急的!孙姐却说今天恐怕不行,今天我儿子过生日我得去他奶奶家看他,明天吧。我说孙姐你还有儿子呢呀?她说有啊!才7岁,在他姥姥家,我离婚之后归他爸了。罗姐说那就这么定了,你们互相留个电话联系,明天上岗。第二章 初尝味道  第二天是周六,我起的很晚,快十点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接听的时候那边是个很好听的女声,原来是孙姐,问我在不在家什么时候来上班,我一听就很兴奋,说你马上就来啊,我在家等你。她问了地址就挂了电话。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门铃响了,我打开门,来的是孙姐,她上身穿了件黑色的短袖衬衫,露著一截雪白的脖子;下身是条紧身的浅蓝色牛仔短裤,整个打扮把她的身材曲线显现的毫无遗漏!我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脸,那是一个成熟女人丰腴雪白的脸孔,笑的时候有个浅浅的酒窝,头发在脑后绾成了一个发髻,头发一丝不苟,更加的显现出她成熟女人所特有的美感和成熟的气质。

她见我一直傻呵呵地看她,就笑着嗔怪说看你呀看什么呀好像见着鬼了呀?还不帮我拿东西呀!我才看见她手里还拎着一大一小两个包。我连忙拎进屋子。孙姐进了屋四周看了看惊讶地说弟娃儿你自己住这么大的房子呀?我说是呀,我爸爸妈妈去年给我买的,我就自己住了,孙姐直到坐在沙发上还在惊讶呢。

后来孙姐说看你的房子这个乱呀!真要有个女人好好收拾一下呀!说完就要开始干活,我说别着急呀先歇歇的,孙姐满脸轻松地说没事儿小活!她又到我房间看了下,之后给我写了个单子,说你照这个上边写的买,之后我给你收拾,这就去,我在家干活。

我也不好推辞,反正这个货色是在我的手里了,我急的是什么呢?

一个小时之后,我回来的时候非常惊讶地发现,我的家简直是大变样了,收拾得非常的干净,很利索,还有种淡淡的香气。孙姐接过我买的窗帘床单什么的东西又开始布置了一下,之后一切都好了。我注意到孙姐已经把我的衣服洗好了在阳台上晾着呢!

孙姐黑色衬衣下鼓鼓的大乳房一起一伏、衬衣比较透,隐隐约约看得见里面是豹纹胸罩,我已经开始有了生理反应。孙姐这个时候看我又看她就不好意思地抱住了肩膀笑着说:“你在看我的啥子喃?小骚鸡公。”

我走过去从后边抱住了她,哦!她身上的肉香哦!我笑着说:“我就是骚爆爆的鸡公,喜欢砂老母鸡了,咋子了嘛?想不想我砂你嘛?”孙姐用手握着我的手说:“你说你个小弟娃儿,干吗要找我这么大的呀?”我说:“我就喜欢你这种成熟的姐姐,我昨天在那儿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昨天就想喊你过来帮我清理屋子了,然后再帮我清理一下我身上想清洁的器官。”她扑哧下笑了,像个羞涩的小姑娘。

我这个时候闻到了她发间传来的幽香,是那样的醉人!我的下身隔着短裤正顶在她丰满的大屁股上,我热热的大阴茎正顶在她的屁股沟上!她的屁股好软好热,真是性感!我的手开始向上摸,直接从她衬衣下伸进去,直接的摸她胸前的丰乳。

孙姐戴着个没有棉托的乳罩,她的乳房非常的大,软乎乎的,手感真是好!我兴奋地揉摸她的大乳房,我真的从来没有摸过像孙姐这样成熟女人的大乳房,这手感和我在浏览日本熟女网站时候所性幻想的熟女的手感一样!

我都快晕了,亲了下她的耳垂,说:“孙姐,我想了你身上这对宝贝一个晚上了,我有点儿口渴,我要吃你的奶”!说着我揽著孙姐腰的手开始撩开她的衬衣,从肚子上游了进去。孙姐这个时候已经喘著粗气了,我知道是兴奋,我下面已经挺到180度了,紧紧顶在她的屁股沟上。孙姐知趣地扭著臀迎合著我的顶擦。我的手沿着她风韵的肚皮伸到了胸罩下面,没想胸罩这么合身,胸罩下面严丝合缝,擡不上去。这个时候她说了一句让我兴奋的话:“亲爱的弟娃儿,帮姐姐从后头解开”,一个女人发骚的最高境界我相信不在于她的肢体摆动得有多诱人,而在于她的话语能把你的情绪挑衅到哪种程度。我听了这话,把手伸到她背后,好不犹豫地从后面解开了她的胸罩,终于我的手可以直接触碰到她的双峰了,中间不会再有什么隔着了,我兴奋得手已经战战兢兢了,一发狠,双手从后面一起从衣服下头伸了上去,我考,老天竟然赐予了一个已经结过婚生过娃儿的女保姆这么一对绝世好乳,传说中的木瓜乳竟然被我遇到了,何谓木瓜乳,就是形状像木瓜,有点吊但是又很圆润挺拔,我感觉她的奶子稍微晃动了下,就用手指头撚住她乳头开始转动,我感觉孙姐的乳头就已经开始随着我手指的拨弄、转动开始硬了。她的身体在发抖,因为乳头是女人很敏感的区域,相信乳头硬了大家都明白代表什么,她只剩下用不断发抖的身体和不断左右扭摆的屁股来发泄她现在的欲火。此时我全是的热度丝毫不亚于她,她的两个木瓜奶子在我手中握著把玩,下身不断被她的屁股摩擦,我感觉下面要射了,已经流了点水出来了。

这时候,孙姐把被我解开的豹纹乳罩脱掉,从衬衣下摆拉出来然后反手套在我的脖颈上,然后反手摸着我的脸,笑嘻嘻地说:“小骚鸡公,拿去打手冲嘛,射在姐姐乳罩上面。”她的手又从前边伸过来,准确地隔着裤子抓住了我膨胀的大阴茎!孙姐嘻嘻笑着说:“乖弟娃儿,你反应好大哦!姐姐也口渴了,想吃你的这个。”我真是非常的兴奋,因为我从来没有听别的女人这样说这样的字眼儿!就连我以前的女友也没有说过。

她这样年龄的女人真是直接呀!“孙姐,我待会儿要从后头进,我的阴茎大不大?”我在她的耳边问,她一边揉捏一边说:“大哦!就像家里面过年做的香肠一样。”我抱过她亲她,只亲了几下她就笑着躲开了说不习惯。我就又捏她的屁股,她也摸我。我问她:“你喜欢不喜欢我的大阴茎?”她说:“喜欢得很”。我问她为什么喜欢,她笑着说:“大香肠插进来,进进出出肏著舒服、过瘾”。

我兴奋地问她:“孙姐你想不想过瘾嘛?”她有点喘地说:“想!那弟娃你想不想吃姐姐的奶嘛?”“我就是要你喂我奶吃”说着我就拥着她进了卧室,孙姐坐在床沿上,带着一种很特别的笑容看着我。我靠着她坐下,只见她的大胸脯鼓鼓的,一起、一伏散发著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我就依在孙姐身边,右手揽住她的腰,左手去摸她的大乳房。孙姐咯咯地笑,问我摸著什么感觉,我说我也说不出,反正很好。孙姐说不行了我都老了呀,都三十多了,你才多大呀?喜欢姐姐吗?我看着她,一边隔着衣服揉她乳房一边喘着气激动地说:“我就喜欢你们这种年龄的成熟的女人”。

她高兴地亲了我一下,就开始自己解衬衣,随着扣子的一颗颗打开,她丰满肥硕的大乳房就弹了出来,我兴奋地把她放倒仰卧在床上。她两颗大大的深紫色的奶头高高挺立著,已经硬的不行了。

我一边用手指拨弄、拈转两个大奶头,一边亲她的脸和耳朵,她笑嘻嘻地说:“呀……痒呀……”孙姐喘息著:“乖弟娃儿,不是想我喂你奶得嘛?嘬我奶头、嘬它……”我就含着她的乳头,连吸带裹,她手在我的下身摸我的阴茎。孙姐熟练地解开我的腰带把手从我的裤子边上伸进去,抓住了我的大阴茎,孙姐笑着说:“你看你都硬成这样了,想肏我不?”我嗯了一下。孙姐揉了一会我的阴茎就说:“乖乖弟娃儿,你好会嘬哦!姐姐下头妹妹哭惨了,好了够了,来肏我嘛!”说完,孙姐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光了往床上一躺,把两条白白嫩嫩的大腿尽量地叉开,她的阴部完全地显现出来了!

我真是兴奋死了:一见倾心的美女就这样地叉开大腿让我看她的麻屄这还是第一次!真是骚死了!

我还没有兴奋到立刻就干的程度,我压制住兴奋趴在她两腿间仔细地看她的麻屄,她的大阴唇非常的厚,而小阴唇又有点长是黑褐色的,麻屄显得又大又长,阴阜很肥地高耸著,上边有一小丛的阴毛,不是很多。我扒开她的麻屄时发现她的阴道口已经张开了,透明的液体慢慢地从她那里流出来。

她着急地看着我,问我:“小先人你研究够了没有?”我又用手揉着她的阴蒂,她浑身的肌肉开始紧绷起来,整个身体上的白肉颤抖著,扭身子说:“姐姐麻屄好舒服啊,妹妹哭得好凶啊,快来……快点上来肏姐姐。”

我用手扶着火热坚硬的阴茎,拿龟头对准她那条湿润的肉缝,还没等我插进去她已经猛地一挺屁股,一下就把我的阴茎吸到她阴道里。这个是我所没有想到的。我马上感觉到一股亲切的温暖和湿滑由龟头传到会阴尾骨,然后从整个脊柱直透大脑。

一插进去我才发现她的阴道比我想像中的要紧得多,但水很多,非常的滑,就像走在雨后的湿润的苔藓上。

孙姐大叫:“舒服死了!对,就这儿……插这儿……对……深一点”。随着我的抽插她的淫水开始泛出,咕唧咕唧地响着。我感觉到我的卵蛋在一下下地拍击着她的狭长的阴部,非常的妥帖,还有肉和肉的粘合著的拍击声,叭叭作响,这种淫糜的声音最直接的刺激着我的感官,让我似乎开始沈迷在某种不知名的快感中,就好像我在云端里漂浮。

她哼哼著,粉白的脸上浮现著一种骚媚妖娆的表情,半闭的眼睛朦胧著,性感的嘴巴微微张开着呻吟,那种呻吟在我看来就像是天籁之音,仿佛从遥远的宇宙深处传来……

在上下的摇动中,她问我:“怎么样姐姐的身子干起来舒服吗?”我说:“你的麻屄好深,好像是干不到底”。她笑着说:“还肏不到底呢你都把我快捅穿了,都快插到人家子宫里啦”!

我把她的两条大白腿更大幅度地分开,继续埋头苦干,越干我越觉得她的阴道开始松了起来,滑滑的水开始越来越多,多得简直好像是在流淌,我感觉我的下体已经和她的下体完全地被她的水弄湿了。她的麻屄越干越松,越干越深,阴茎和阴道之间的水呱唧呱唧地响。她的功夫非常好,阴道好像是会抽动,一会松一会又猛地紧起来,她擡起屁股用她的阴道深处研磨我的龟头,动作温柔又娴熟。

我哪里能顶得住她这么的回应!在她淫荡的呻吟和叫喊中,我的会阴一阵抽动,龟头一麻,浑身抖了起来,从尾骨到脊椎一起紧缩,攒了好长时间的精液疯狂地地射了出来,我顶着她的阴道把我的精液完全地射进了她的深处。我感觉到我的后背酸麻酸麻的,感觉很疲惫但又感觉到一种软绵绵的,无比的舒服。

我得说,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激烈和畅快地和一个女人这样的做爱,我在她身上体验到了什么是毫无遮拦的畅快,甚至是极度淫荡的性快感,这可能就是成熟女性和混沌未开的小姑娘的最显著区别。我以前的女友从来就他妈的没有给老子舔过,以前怎么说也不干,就是干上了还扭捏地装麻屄,感觉就像是奸尸一样,毫无快感!我肏!

我们一起躺在床上喘气,我看了看钟,时间过了整整一个半小时。

休息了一会,孙姐说弟娃儿你给我拿点纸巾来,姐姐流了好多。我拿来纸巾,孙姐就开始擦阴户,擦完了又给我擦阴茎。孙姐说看不出来呀你还真能干呢!肏得好舒服。

我就这样子开始了和孙姐的同居生活,这是我以前所从没有经历过和想像过的,但它真实地发生了,真实的就像这个巨大而复杂的城市,令人欢欣,令人颓废。

2000年至2004年,我在四川大学就读软件工程专业。大学期间,我一个人住在成都西门蜀汉路附近一套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我的父母远在美国工作,我一个人孤单地在这个城市里读大学,单身、百无聊赖,每天浑浑噩噩。

成都是一个适合我这样的懒人生活的地方。

我承认我在私生活上很懒惰,很少洗衣服,家里也不收拾,我自己是不会干活的,收拾来收拾去家里还是乱糟糟的。我很少有朋友,唯一的一个朋友说我住的像猪窝。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开始反省,我也承认,我已经23岁了,我有必要让自己干净一下,很有必要。

一天周五下午上公共课,实在没什么听的了,我随意地看翻著《成都商报》,非常偶然地看到了一则广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简单的家政服务广告,我的心一动,我仔细地看了广告,下课之后就给这家名为“暖心”的中介所打了电话,他们的接线小姐很热情,仔细地介绍了他们的服务,之后就要求我到他们那里看看再说。

下午没什么事情,我就按照地址去了他们的公司,其实也不能说是公司,就是在青龙街新城市广场电梯公寓楼里的一家中介所。接待我的是个40岁出头的中年妇女,长得有点儿丰满,穿着职业套装,脸上的皮肤好像是因为做了很多皮肤护理的缘故显得白白嫩嫩嫩的。她很热情,倒茶招呼我坐下后便上下仔细地打量了我很久,问我是不是以前找过这样的中介,我说没有,有仔细地询问了我的个人情况,之后就把我领到里边的一个小屋子。

屋子很小,里边有张沙发,有张桌子。我们进去的时候里边还有个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个子不高,染成棕色的头发在脑后系著,当时给我的印象是她的皮肤好像是很白,样子长的虽说不是很漂亮,但却有种成熟女人特有的成熟气质。

那个女人见我们进来就起身出去,和拎我进来的女人打招呼说,罗姐我走了啊。那个叫罗姐的说你在外边等我一会,我一会就完了,完了我还找你有事呢。说完那个女人站起来就缓缓向外走出去了,磨砂面料的裤子把她的屁股绷得紧紧地,这样里面内裤的痕迹相当清晰,我有点失态地盯着她走路时候摆动的浑圆的屁股。那个叫罗姐的人笑了起来,说:“弟娃儿你可别把眼珠子看掉下来!”我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就坐下和她谈事。

罗姐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神秘地笑,我问了她一些问题,她都做了解答,最后说价格的时候,她说要是象给你这样的单身收拾房间和洗衣服什么的,这样大约要400块,我觉得非常合适,价格很低。

罗姐神秘地笑笑说要是加别的就要多加钱了。我不明白,问她,她反而嗔怪地反问我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有点迷糊,说真的不知道,她想了下,说其他的就是除了给你做工之外还可以这个,说著把左手全个圈,用右手的食指做向里插的动作。

啊!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的!我猛地想起了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看新闻说深圳那边有这样的中介,原来在我的身边也有这样的呀!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弦动了一下,整个人开始兴奋起来!

那女人看我眼睛放光,就跟着说我们这里有好多的保姆呢!有年轻漂亮的,还会做家务,保证你满意!价钱也公道,一般的400,要是还陪睡觉的话我们这里加收300,剩下的你去和保姆谈。我连忙问那要多少钱呢?罗姐说一般的话一个月全天工的话起码要1500。我算了下,全下来要2200左右,这只是老爸老妈给我的零花钱的一个零头而已,我当即点点头,说可以。

罗姐见我买了单,非常高兴,说那你要不要现在看看人呢?现在定吗?我说可以,她马上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本子给我看,上边有很多人的资料,都是做家政服务的,配有照片和简介。

我看了一下,没什么太满意的,罗姐就介绍一个叫黄娟的,说她是广安那边儿的,才出来干不长时间,年轻漂亮还能干。我看了看照片,还可以,但总觉得缺点什么。罗姐给我看了很多我就是没有看中的,最后罗姐把本子一推,说弟娃儿你说你想要什么样的你就说姐姐帮你找!

我咽了下唾沫,说:“罗姐,你能不能给我找个像刚才那个姐姐那种的?”罗姐一听就笑了,说:我还当你多难伺候呢!闹了半天是不喜欢小姑娘呀!你倒早和我说呀!怎么?喜欢熟女啊?我点头表示承认。

罗姐不怀好意地笑了,说弟娃儿你真会耍,是不是小女娃儿耍够了想换哈口味?没问题!姐姐绝对给你安排好!那你看这中介费……我二话没说掏出500块塞到她手里,她一见这钱就乐了,忙塞了起来,说弟娃儿你是不是相中了刚才出去的那个呀?我点点头。罗姐又坏笑了一下,说弟娃儿你可真识货!她刚刚掉的主!

我问她什么叫掉主,罗姐说就是才被人包完,原先雇她的是个老头,雇了好几个月,但现在那老头被儿子接到重庆去了,所以她才闲下来,也正在找活呢!罗姐说那我就给你召唤进来介绍介绍,随后就出去了。过了几分钟,罗姐把哪个女人带进来,很热情地给我们介绍,说这弟娃儿姓曹,这是小孙,你们谈谈,我先出去一下。之后就给我个眼色就带上门出去了。

那个叫小孙的保姆倒是大方,拉着我坐在沙发上,和我挨的很近,先是仔细地打量了我一会,之后就扑哧一下笑了,我倒是糊涂了,问她笑什么,她笑过了之后说刚才听罗姐说有个小帅哥要包她,一看还真帅呀。我也笑了,小孙笑着说你别不好意思呀,我大你,往后你就叫我孙姐就行了。之后就问我叫什么名字什么工作在那里住和什么人之类的,一边说一边就用肉乎乎的胳膊搭在我的肩头上。

我们聊了一会,那个叫罗姐的就敲门进来了,问我行不行,我说行。罗姐就说那就这么定了,小孙你又有新主道了,这小帅哥不错吧?谈价钱了吗?小孙说还没呢,问我出多少,我说你说好了,她想了想说那就两千吧,我说行。罗姐高兴地说好,这不就成了吗!办手续吧!

之后,就是签什么佣工合同之类的东西,很烦琐,但罗姐背后和我说这很重要,要不保姆把你东西卷跑了你不来找我呀?我想也是。

我看了孙姐的身份证,名字是孙平莉,65年生人,地址是成都北郊的一个街道。

办完了手续罗姐说妥了!什么时候开始用工呢?我试探著说今天晚上?罗姐笑了,说看你急的!孙姐却说今天恐怕不行,今天我儿子过生日我得去他奶奶家看他,明天吧。我说孙姐你还有儿子呢呀?她说有啊!才7岁,在他姥姥家,我离婚之后归他爸了。罗姐说那就这么定了,你们互相留个电话联系,明天上岗。第二章 初尝味道  第二天是周六,我起的很晚,快十点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接听的时候那边是个很好听的女声,原来是孙姐,问我在不在家什么时候来上班,我一听就很兴奋,说你马上就来啊,我在家等你。她问了地址就挂了电话。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门铃响了,我打开门,来的是孙姐,她上身穿了件黑色的短袖衬衫,露著一截雪白的脖子;下身是条紧身的浅蓝色牛仔短裤,整个打扮把她的身材曲线显现的毫无遗漏!我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脸,那是一个成熟女人丰腴雪白的脸孔,笑的时候有个浅浅的酒窝,头发在脑后绾成了一个发髻,头发一丝不苟,更加的显现出她成熟女人所特有的美感和成熟的气质。

她见我一直傻呵呵地看她,就笑着嗔怪说看你呀看什么呀好像见着鬼了呀?还不帮我拿东西呀!我才看见她手里还拎着一大一小两个包。我连忙拎进屋子。孙姐进了屋四周看了看惊讶地说弟娃儿你自己住这么大的房子呀?我说是呀,我爸爸妈妈去年给我买的,我就自己住了,孙姐直到坐在沙发上还在惊讶呢。

后来孙姐说看你的房子这个乱呀!真要有个女人好好收拾一下呀!说完就要开始干活,我说别着急呀先歇歇的,孙姐满脸轻松地说没事儿小活!她又到我房间看了下,之后给我写了个单子,说你照这个上边写的买,之后我给你收拾,这就去,我在家干活。

我也不好推辞,反正这个货色是在我的手里了,我急的是什么呢?

一个小时之后,我回来的时候非常惊讶地发现,我的家简直是大变样了,收拾得非常的干净,很利索,还有种淡淡的香气。孙姐接过我买的窗帘床单什么的东西又开始布置了一下,之后一切都好了。我注意到孙姐已经把我的衣服洗好了在阳台上晾着呢!

孙姐黑色衬衣下鼓鼓的大乳房一起一伏、衬衣比较透,隐隐约约看得见里面是豹纹胸罩,我已经开始有了生理反应。孙姐这个时候看我又看她就不好意思地抱住了肩膀笑着说:“你在看我的啥子喃?小骚鸡公。”

我走过去从后边抱住了她,哦!她身上的肉香哦!我笑着说:“我就是骚爆爆的鸡公,喜欢砂老母鸡了,咋子了嘛?想不想我砂你嘛?”孙姐用手握着我的手说:“你说你个小弟娃儿,干吗要找我这么大的呀?”我说:“我就喜欢你这种成熟的姐姐,我昨天在那儿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昨天就想喊你过来帮我清理屋子了,然后再帮我清理一下我身上想清洁的器官。”她扑哧下笑了,像个羞涩的小姑娘。

我这个时候闻到了她发间传来的幽香,是那样的醉人!我的下身隔着短裤正顶在她丰满的大屁股上,我热热的大阴茎正顶在她的屁股沟上!她的屁股好软好热,真是性感!我的手开始向上摸,直接从她衬衣下伸进去,直接的摸她胸前的丰乳。

孙姐戴着个没有棉托的乳罩,她的乳房非常的大,软乎乎的,手感真是好!我兴奋地揉摸她的大乳房,我真的从来没有摸过像孙姐这样成熟女人的大乳房,这手感和我在浏览日本熟女网站时候所性幻想的熟女的手感一样!

我都快晕了,亲了下她的耳垂,说:“孙姐,我想了你身上这对宝贝一个晚上了,我有点儿口渴,我要吃你的奶”!说着我揽著孙姐腰的手开始撩开她的衬衣,从肚子上游了进去。孙姐这个时候已经喘著粗气了,我知道是兴奋,我下面已经挺到180度了,紧紧顶在她的屁股沟上。孙姐知趣地扭著臀迎合著我的顶擦。我的手沿着她风韵的肚皮伸到了胸罩下面,没想胸罩这么合身,胸罩下面严丝合缝,擡不上去。这个时候她说了一句让我兴奋的话:“亲爱的弟娃儿,帮姐姐从后头解开”,一个女人发骚的最高境界我相信不在于她的肢体摆动得有多诱人,而在于她的话语能把你的情绪挑衅到哪种程度。我听了这话,把手伸到她背后,好不犹豫地从后面解开了她的胸罩,终于我的手可以直接触碰到她的双峰了,中间不会再有什么隔着了,我兴奋得手已经战战兢兢了,一发狠,双手从后面一起从衣服下头伸了上去,我考,老天竟然赐予了一个已经结过婚生过娃儿的女保姆这么一对绝世好乳,传说中的木瓜乳竟然被我遇到了,何谓木瓜乳,就是形状像木瓜,有点吊但是又很圆润挺拔,我感觉她的奶子稍微晃动了下,就用手指头撚住她乳头开始转动,我感觉孙姐的乳头就已经开始随着我手指的拨弄、转动开始硬了。她的身体在发抖,因为乳头是女人很敏感的区域,相信乳头硬了大家都明白代表什么,她只剩下用不断发抖的身体和不断左右扭摆的屁股来发泄她现在的欲火。此时我全是的热度丝毫不亚于她,她的两个木瓜奶子在我手中握著把玩,下身不断被她的屁股摩擦,我感觉下面要射了,已经流了点水出来了。

这时候,孙姐把被我解开的豹纹乳罩脱掉,从衬衣下摆拉出来然后反手套在我的脖颈上,然后反手摸着我的脸,笑嘻嘻地说:“小骚鸡公,拿去打手冲嘛,射在姐姐乳罩上面。”她的手又从前边伸过来,准确地隔着裤子抓住了我膨胀的大阴茎!孙姐嘻嘻笑着说:“乖弟娃儿,你反应好大哦!姐姐也口渴了,想吃你的这个。”我真是非常的兴奋,因为我从来没有听别的女人这样说这样的字眼儿!就连我以前的女友也没有说过。

她这样年龄的女人真是直接呀!“孙姐,我待会儿要从后头进,我的阴茎大不大?”我在她的耳边问,她一边揉捏一边说:“大哦!就像家里面过年做的香肠一样。”我抱过她亲她,只亲了几下她就笑着躲开了说不习惯。我就又捏她的屁股,她也摸我。我问她:“你喜欢不喜欢我的大阴茎?”她说:“喜欢得很”。我问她为什么喜欢,她笑着说:“大香肠插进来,进进出出肏著舒服、过瘾”。

我兴奋地问她:“孙姐你想不想过瘾嘛?”她有点喘地说:“想!那弟娃你想不想吃姐姐的奶嘛?”“我就是要你喂我奶吃”说着我就拥着她进了卧室,孙姐坐在床沿上,带着一种很特别的笑容看着我。我靠着她坐下,只见她的大胸脯鼓鼓的,一起、一伏散发著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我就依在孙姐身边,右手揽住她的腰,左手去摸她的大乳房。孙姐咯咯地笑,问我摸著什么感觉,我说我也说不出,反正很好。孙姐说不行了我都老了呀,都三十多了,你才多大呀?喜欢姐姐吗?我看着她,一边隔着衣服揉她乳房一边喘着气激动地说:“我就喜欢你们这种年龄的成熟的女人”。

她高兴地亲了我一下,就开始自己解衬衣,随着扣子的一颗颗打开,她丰满肥硕的大乳房就弹了出来,我兴奋地把她放倒仰卧在床上。她两颗大大的深紫色的奶头高高挺立著,已经硬的不行了。

我一边用手指拨弄、拈转两个大奶头,一边亲她的脸和耳朵,她笑嘻嘻地说:“呀……痒呀……”孙姐喘息著:“乖弟娃儿,不是想我喂你奶得嘛?嘬我奶头、嘬它……”我就含着她的乳头,连吸带裹,她手在我的下身摸我的阴茎。孙姐熟练地解开我的腰带把手从我的裤子边上伸进去,抓住了我的大阴茎,孙姐笑着说:“你看你都硬成这样了,想肏我不?”我嗯了一下。孙姐揉了一会我的阴茎就说:“乖乖弟娃儿,你好会嘬哦!姐姐下头妹妹哭惨了,好了够了,来肏我嘛!”说完,孙姐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光了往床上一躺,把两条白白嫩嫩的大腿尽量地叉开,她的阴部完全地显现出来了!

我真是兴奋死了:一见倾心的美女就这样地叉开大腿让我看她的麻屄这还是第一次!真是骚死了!

我还没有兴奋到立刻就干的程度,我压制住兴奋趴在她两腿间仔细地看她的麻屄,她的大阴唇非常的厚,而小阴唇又有点长是黑褐色的,麻屄显得又大又长,阴阜很肥地高耸著,上边有一小丛的阴毛,不是很多。我扒开她的麻屄时发现她的阴道口已经张开了,透明的液体慢慢地从她那里流出来。

她着急地看着我,问我:“小先人你研究够了没有?”我又用手揉着她的阴蒂,她浑身的肌肉开始紧绷起来,整个身体上的白肉颤抖著,扭身子说:“姐姐麻屄好舒服啊,妹妹哭得好凶啊,快来……快点上来肏姐姐。”

我用手扶着火热坚硬的阴茎,拿龟头对准她那条湿润的肉缝,还没等我插进去她已经猛地一挺屁股,一下就把我的阴茎吸到她阴道里。这个是我所没有想到的。我马上感觉到一股亲切的温暖和湿滑由龟头传到会阴尾骨,然后从整个脊柱直透大脑。

一插进去我才发现她的阴道比我想像中的要紧得多,但水很多,非常的滑,就像走在雨后的湿润的苔藓上。

孙姐大叫:“舒服死了!对,就这儿……插这儿……对……深一点”。随着我的抽插她的淫水开始泛出,咕唧咕唧地响着。我感觉到我的卵蛋在一下下地拍击着她的狭长的阴部,非常的妥帖,还有肉和肉的粘合著的拍击声,叭叭作响,这种淫糜的声音最直接的刺激着我的感官,让我似乎开始沈迷在某种不知名的快感中,就好像我在云端里漂浮。

她哼哼著,粉白的脸上浮现著一种骚媚妖娆的表情,半闭的眼睛朦胧著,性感的嘴巴微微张开着呻吟,那种呻吟在我看来就像是天籁之音,仿佛从遥远的宇宙深处传来……

在上下的摇动中,她问我:“怎么样姐姐的身子干起来舒服吗?”我说:“你的麻屄好深,好像是干不到底”。她笑着说:“还肏不到底呢你都把我快捅穿了,都快插到人家子宫里啦”!

我把她的两条大白腿更大幅度地分开,继续埋头苦干,越干我越觉得她的阴道开始松了起来,滑滑的水开始越来越多,多得简直好像是在流淌,我感觉我的下体已经和她的下体完全地被她的水弄湿了。她的麻屄越干越松,越干越深,阴茎和阴道之间的水呱唧呱唧地响。她的功夫非常好,阴道好像是会抽动,一会松一会又猛地紧起来,她擡起屁股用她的阴道深处研磨我的龟头,动作温柔又娴熟。

我哪里能顶得住她这么的回应!在她淫荡的呻吟和叫喊中,我的会阴一阵抽动,龟头一麻,浑身抖了起来,从尾骨到脊椎一起紧缩,攒了好长时间的精液疯狂地地射了出来,我顶着她的阴道把我的精液完全地射进了她的深处。我感觉到我的后背酸麻酸麻的,感觉很疲惫但又感觉到一种软绵绵的,无比的舒服。

我得说,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激烈和畅快地和一个女人这样的做爱,我在她身上体验到了什么是毫无遮拦的畅快,甚至是极度淫荡的性快感,这可能就是成熟女性和混沌未开的小姑娘的最显著区别。我以前的女友从来就他妈的没有给老子舔过,以前怎么说也不干,就是干上了还扭捏地装麻屄,感觉就像是奸尸一样,毫无快感!我肏!

我们一起躺在床上喘气,我看了看钟,时间过了整整一个半小时。

休息了一会,孙姐说弟娃儿你给我拿点纸巾来,姐姐流了好多。我拿来纸巾,孙姐就开始擦阴户,擦完了又给我擦阴茎。孙姐说看不出来呀你还真能干呢!肏得好舒服。

我就这样子开始了和孙姐的同居生活,这是我以前所从没有经历过和想像过的,但它真实地发生了,真实的就像这个巨大而复杂的城市,令人欢欣,令人颓废。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