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美妇  »  雲雨謠
雲雨謠
广告

婚后这两年魏馨雅总觉得自己的情欲越发的敏感,曾经在床上才能体会得到的那种让人眩晕、兴奋和精疲力竭的性高潮,现在无论在何种公众场合,只要心里有了欲望,稍微收缩些阴道肌肉或者夹夹大腿,那令人浑身酥麻的快感和小腹下温热的春潮便如刚刚下单的网约车一样准时如邀而至。

此刻的魏馨雅便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小腹里的那团燥热让下面那道缝隙里酥痒难耐,那双充满活力的浑圆大腿像两条白蛇一样相互抵触纠缠,正拼命夹堵胯下缝隙里那团随时会喷薄而出的潮涌,大家闺秀的羞涩理智与本能欲火的渴望激情此时在激烈的对抗角逐,让魏馨雅精疲力尽。

魏馨雅只觉得口干唇燥、头晕目眩和双耳嗡鸣,眼皮儿也沈沈的坠著,勉强睁开的眼缝里望去,眼前却都是黑沈沈的迷雾,汗水浸湿的身子仿佛漂浮在无尽黑暗的虚空里。

突然魏馨雅身上猛的一沈,柔嫩的胴体好像被一头雄壮的巨兽突然扑倒在地,不住地翻滚蹂躏著自己的身体,翻滚间随着撕拉、撕拉的撕扯声,衣服碎裂的如同千万只彩蝶一样从这具修长而健美的雪白肉体上四散纷飞,暴露出如维纳斯女神般完美、饱满的娇躯。

巨兽口中滚烫而腥臭的热气扑面而来,魏馨雅迷茫间下意识挣扎著躲闪巨兽的扑咬蹂躏,每次挣扎让身子疼的要散架了似的,尤其是下身那道滚烫粗壮的小兽,正双腿间暴戾的左冲右撞的寻找突破口,有几次已经顶到了自己那开始湿润的洞口,精疲力竭而又有了些莫名渴望的魏馨雅忽然有一种放弃抵抗的感觉,好想那根小兽迅猛的插进自己的湿痒难耐的肉洞儿里,体会那种被蹂躏的放纵宣泄的快感。

虽然羞耻心还在让她用力的抗拒著身上的巨兽,但疲惫的娇躯终于抵挡不住兽欲的野蛮入侵,小兽终于寻找到了那道湿滑的缝隙,挤开两瓣肥嫩滚烫、湿漉漉的肉唇,随着魏馨雅“啊~”的一声凄惨呼喊,小兽纵身一跃冲了进去,粗长肥壮的肉身将兽头一贯到底,狠狠地杵在了少妇柔嫩湿滑腔膣尽头的那朵肥润花心上,将魏馨雅那声呼喊的后半截“啊”生生砸出道悠长的颤音来。

还没等魏馨雅这口气喘匀,压在身上的巨兽便宣泄似的极速耸动了起来,美人儿雪白丰盈的身子随着下身里蛮横巨物的入侵抽插而一上一下的耸动,胸前两坨如同灌满琼浆酪醴的肥嫩饱满瓜乳在胸前上下甩动,乳峰上硬挺勃起的南国红豆儿生生被甩出道道红线虚影儿来。

下身腔膣里被那粗壮暴涨的小兽摩擦出的火辣辣的快感,从那道肉缝里一直捅到嗓子眼,呼喊、求救和哀求仿佛都在回荡在自己的嗓子眼里,最终脱口而出时却化成撩人心弦的妩媚呻吟声!“啊……不要…不要,不…不要停啊~~”“宝贝儿,放心,爸不停,爸就这样肏我馨雅一辈子,馨雅,再叫,再叫的骚点,爸就继续弄你,啊呃……给你弄点狠的!”一个熟悉的声音似乎在耳边又似乎在天边响起,是公爹秦慕远的声音。

“啊…爸…怎么是你,啊……爸爸,啊~不要啊…放开我……你个畜生……啊…小刚,小刚救命啊…太深了,轻点…你个畜生,要捅死人家了,啊……爸…爸,求你了……放开我,我是你儿媳啊…要死了!”魏馨雅双手无力的推搡抗拒著。

秦慕远满头大汗的淫笑道:“宝贝儿,刚儿反正也是死精症生不出儿子来,不如今天让爹给你打个种,宝贝,保准你乖乖的给爹生个大胖小子,来……”说著秦慕远抓过魏馨雅纤细的脚踝,将儿媳两条玉柱般莹润修长大腿扛到自己肩头,下身马达般的大力的汆肏了起来,又伸手去揉捏儿媳胸前那两坨肥硕豪乳,秦馨雅双手推搡著公爹秦慕远的肩头,口中却渐渐响起娇媚的呻吟著、喘息著。

“爸,你让让,小雅好歹是我媳妇儿,我要插前面,爸你去弄后面吧!”另一个熟悉声音在耳畔响起。

“啊!?老公!”魏馨雅大惊失色,捂著檀口扭头望去,丈夫秦刚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旁,正撸著自己胯下鸡巴急吼吼的凑了过来,三十多岁男人的生殖器文静秀弱的一如秦刚本人的斯文气质,此时完全勃起的鸡巴也不过二指粗细一握住有余,半截白嫩嫩的纤秀龟头刚刚够从秦刚手中探出半截粉嫩龟头,那龟头的顶端渗出几滴浑浊腥臭的液体,正要往自己嘴里顶呢!“你个小骚货,公爹都能勾引,还好意思说是魏氏双娇,娇个屁,给老子含着!”秦刚愤怒的把鸡巴杵到魏馨雅嘴边,孱弱的龟头挤开魏馨雅娇嫩的红唇,压在娇妻紧闭的贝齿上抹来抹去想要插入进去。

高大健硕浑身肌肉的秦慕远像雄狮一样紧紧压在儿媳魏馨雅身上,那根粗黑肥壮的鸡巴抽插间将儿媳嫩屄边缘的粉肉带的翻进翻出,小腹上隐隐浮现大肉棒反复冲击的凸痕,每次冲击挤出的白沫儿如春潮般连绵喷涌,顺着魏馨雅的会阴下流淌而过,经过粉嫩肛菊浸湿了肥臀下的床单。

“滚犊子,等老子爽完你个龟儿子再来,馨雅这小嫩屄太紧撑了,给你弄都白瞎了,是不是,宝贝儿?”秦慕远用额头抵住魏馨雅额头,边砸夯似的插著儿媳的嫩穴边霸道的直视著儿媳迷离雾润的眼神问道。

“爹,馨雅的小屄让你插松了,我还咋弄啊?那……那我去弄馨雅的屁眼儿吧,算替她这个骚货开个苞儿了!”说著秦刚伸手去推魏馨雅的肩头和臀部,想把魏馨雅和秦慕远二人翻过去,魏馨雅闻言心头大骇,猛的大力挣扎抗拒了起来,一手去捂臀后菊门,一手拼命去推搡开秦刚,早已顾不上压在身上的秦慕远和公爹那根正在下身大力抽插的粗壮肉棒了,魏馨雅哀怜的看着丈夫秦刚,摇著头哀求道:“老公,不要……啊…老公,不是你想的……不要啊……啊,刚,你疯了啊…那里不能弄…老婆给你裹啯好不好……不要啊…啊…老公,老婆给你裹鸡巴…呜呜!”甫一开口秦刚边迫不及待的将那根火腿肠粗细的肉棒顶进了魏馨雅的嘴里,孱弱的火腿肠今天不知怎的,到了嘴里便疯狂的增长了起来,粗壮的撑开小嘴,嘴角都撑得快要裂开了,而棒身也像金箍棒一样不断向喉头延伸顶入,持续的压迫让魏馨雅干呕不已,胸口烦闷,眼泪和鼻涕不由自主的淌了下来。

魏馨雅后面的话便被那根肉棒压迫成干呕和呜咽声,雪白的肉体在上下两根鸡巴的蹂躏下挣扎、抽搐,像案板上任人摆布的赤裸羔羊。

秦慕远和秦刚爷俩正在魏馨雅身上大肆宣淫时,突然房门被“Duang”的踢开,一个身着旗袍的银发老妇满面怒容的站在门口,正是秦慕远的老婆、秦刚的母亲何美钏,何美钏此时浑身栗抖的指着床上秦馨雅怒骂道:“好你个魏馨雅,就知道你这个小骚蹄子是个闲不住浪屄的淫娃荡妇,在外面招蜂引蝶还则罢了,今日还到自家门里扒灰弄曲了,既然你敢勾引公爹、坏我秦家门风,就莫怪我今日里把你个淫妇的骚屄给缝上不可!”魏馨雅待要辩驳嘴唇上不知何时已让被线头密密缝住,只能呜呜哀啼,而秦刚父子二人却不知何时站到自己两侧,用力按住自己的肩头,抓紧脚踝向两侧大力掰开双腿,将自己胯下茂密毛发间两片被蹂躏的黏腻红肿的蝶形阴唇给露了出来,魏馨雅再擡头间,那老妇人已扬手掏出针线,狭著一股劲风扑了过来,粗大的缝衣针挟著寒光扎向胯下……“啊,不要……”随着一声娇呼,魏馨雅猛的抚著胸口坐了起来,贴身小衣依然全部被汗水湿透。

“女士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嘛?”身旁有位列车女乘务正俯下身、满脸关切的看着自己,了定神,魏馨雅发现自己此刻正坐在高铁车厢内,车已到站,车窗外德式车厢门打开,车上乘客开始陆续拿出行李下车,车门处阵阵新鲜空气吹了进来,微微有些凉意,原来却是场噩梦。

魏馨雅拿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向乘务员道了谢,自嘲的笑了笑,这都远在千里之外了还担心什么啊,真是的!正要起身去行李架拿行李,旁边两个男士抢了过来去帮忙拿行李箱,其中一个大学生男只是说了声:“我来!”便去拿箱子,另一个中年商务装的精英男凑过来向魏馨雅说道:“怎么能让这么美丽的女士自己拿行李呢,这是男士该做的么,对么?”火车在途中旁边这两个男人就不住搭讪偷窥,大学生男一路上寡言少语却用手机偷拍了不少魏馨雅的倩影,而商务精英男则主动换到了和魏馨雅隔道相邻的座位,借着哄逗前排小朋友的机会,没少偷窥魏馨雅的雪白酥胸和乳沟。

魏馨雅连年被洛京风月评点为花魁三甲的美女之一,且顶着T台公主、大陆志玲姐等美称,这种情况平日里自是见得多了,早已见怪不怪,便欠身让开,用甜甜的嗓音谢道:“是啊,像您两位这样的绅士现在真是越来越少了呢,那就小女子就相敬不如从命,先谢谢两位小哥哥啦!”那大学生男听到魏馨雅的嗓音,浑身一软,险些让半空中的行李箱砸在自己头上,经营商务男却精神焕发的一把将行李箱拖下,挺胸昂首的做了个女士优先的手势,魏馨雅暗地里好笑,拿起随身手包先下了火车。

两个一边吃力的拖着沈重行李箱的男性,一边贪婪的从后面欣赏魏馨雅的曼妙身材,魏馨雅天生丽质,随随便便一套肉色高跟鞋、露脚踝牛仔裤和紧身T恤穿在她身上,都绽放出炫目夺魄的美感,那饱满翘挺的臀部有节奏扭动着,高耸丰盈的瓜乳锁著步履轻轻颤动着,丰乳肥臀衬托著结实的腰肢显得异常纤细苗条,丰乳肥臀和苗条修挺被完美有机的融合在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加上魏家容颜不老的基因,眉目俏丽妩媚的魏馨雅,说是大学里的学生也没人会质疑。

穿过贴满各色小广告的出站口和熙熙攘攘的人群,远远地望见三姐魏丽珺和外甥蹦跳着到招呼的身影,魏馨雅笑瞇瞇的转身谢过两位绅士,大学生男和商务精英男同时说道:“姐姐,可以加个微信……”“女士,方便留个电话……”魏馨雅凑到大学生男的耳边腻着声音道;“小弟弟,乖乖找个喜欢你的女孩儿吧,找我这样女朋友你会吃不住的喔!”然后不顾一脸失望的大学生男,转手来到商务精英男的身前,伸手道:“拿来!”商务精英男一楞:“拿什么?”魏馨雅一皱眉,嘟嘴道:“笨,钢笔啊!”商务精英男得意的看了一眼大学生男,忙不叠的掏出胸前万宝龙钢笔,魏馨雅拔出笔帽咬在嘴里,拨开商务精英男的西装,用笔在他雪白衬衣的胸口部位写下了一组数字。

俯首间,魏馨雅口中如兰似麝的香气让商务精英男气血加速,胸口起伏明显加剧。

“啊!”商务精英男如过电般浑身哆嗦了,魏馨雅笑着直起腰将笔插回商务精英男胸前衣袋,却原来那最后一笔重重的划过了商务精英男的乳头部位,让他瞬间小小的高潮了一把。

“记住了喔,小哥哥,啵儿!”美人儿长发飞舞间回头一记飞吻,让商务精英男双眼发直,捂著胸口险些休克了过去!一身警服的魏丽珺远远的望见自己的小妹妹戏弄的两个男人在那患得患失的,不由得叹了口气,低头揉着眉心暗道死性不改,又来了;儿子宋归鸿却大呼小叫的一溜小跑奔了过去:“九儿,九儿,我来接你啦!”刚奔到魏馨雅身边,魏馨雅擡手一个爆栗就奔宋归鸿的脑门弹去,啐道:“臭小子,跟谁九儿、九儿的呢,叫小姨!”料到这黑小子跟猴儿似的,一低头抱着魏馨雅的腰肢便绕到了她的身后,轻轻松松的便躲过了魏馨雅的魔爪暗算,在身后抱住魏馨雅的腰肢,把下巴搭在小姨肩头嘻嘻哈哈的笑道:“九儿姨!”。

魏馨雅用肩头一拱身后的宋归鸿,道:“小皮猴子,去,给姨拿箱子去!”“得令哎!”“九儿,累了吧!?”魏丽珺静静的站一旁,抿嘴微笑的看着这一大一小嬉闹,这小妇人行止端庄、温婉娴静,总能让旁人感到如春花绽蕊、暖风和面,舒服至极。

见儿子去拿行李去了,魏丽珺才笑呵呵的向小妹问道:“啊呀呀,真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大老远的放著飞机不坐,偏坐火车,我这小妹子节俭的连一张机票都舍不得啦!?”“哎呀,姐,哪儿啊,我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来事了,不乐意坐飞机,就坐火车了,反正闲着也没事,就当看风景了,咱们回家吧!呦,小皮猴子不光长个啦,劲儿也不小呢。

”一扭头间看到两个大箱子被宋归鸿一手一个拎着,轻快的跑向了停车场,刚才那两个大男人分别拿一个箱子还累的呼哧带喘的呢,魏馨雅深知自己的两个行李箱里有多“充实”。

“这两年给鸿儿延请了几位师傅,其中也跟着学了些强身健体的功夫呢,身体啊~棒着呢!”魏馨雅携著姐姐的手臂一同向停车场走了去!这姐俩走在火车站前着实引人瞩目,魏馨雅是典型的瓜子脸、桃花眼、檀口、修鼻,眉目灵动间显得娇媚明丽,身姿苗条修长、臀翘胸挺,尤其是这双长腿玉足格外加分,再加上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站在那里都是明媚绝伦、活力四射;而三姐魏丽珺则是传统的古典美女,不笑不说话,鹅蛋脸、丹凤眼、秋月眉、琼鼻、玉口,身材中等体量,但胜在匀称,属于典型娇小玲珑的江南美女,更有种让人越看越顺眼、越相处越喜欢的气质。

两姐妹凑在一起总给人一种春兰夏玫各擅胜场的感觉,两姐妹,一个婉约一个热情,一个娇小一个修长,一个古典一个现在,一时间让身侧的路人们隐约有种让火车站变成了走秀平台的错觉。

江左魏氏本就是书香世家,家中历来美女、才俊辈出,到了这一代,女儿中,魏丽珺和魏馨雅更是分别以温婉俏丽和妩媚娇艳而冠绝江左数省。

魏馨雅大学毕业跟男朋友远赴苏中省洛京市,最后却嫁给了苏中军分区副司令员秦慕远的公子秦刚,丈夫秦刚在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处伺候省委副书记,自己在苏中经营了家模特经纪公司。

近四、五年,苏中的一批大少、二代和媒体人效仿两汉三国附庸风雅的搞了个风月评,魏馨雅已经连续三年被评为苏中风月评花魁之榜眼。

在外人眼里秦馨雅美貌聪慧,况且年级轻轻边嫁入豪门,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外人眼里着实是一只传奇的白天鹅,不知在苏中让多少各色蛤蟆、青蛙的垂涎不已!三姐魏丽珺则嫁道了滨海省北岛市,丈夫宋晗被誉为北岛市第一美男子,在文教局不大不小安安稳稳的做了个小处长,魏丽珺自己在北岛市公安局技侦科,现在不大不小也是科长了。

魏丽珺倒不是升迁不顺,只是省厅、市局上上下下都知道这大名鼎鼎的魏大才女、暖美人是典型的宠儿狂魔,心思只放在宝贝儿子宋归鸿身上,单位里就想落得个清闲。

几次省公安厅书记过意不去瞒着魏家老爷子想给魏丽珺提拔起来,但都被魏丽珺给婉拒了,还顺势把身边几个下属和学生给早早推了上去,这样一个和气暖美人,再加之不争不抢的脾气、业务过硬和做人圆润通达,让魏丽珺在整个滨海公安系统人缘极佳。

这次魏馨雅的到来是三姐魏丽珺的邀请,因为明天魏丽珺就要跟市局专案组异地办案,案情重大,省厅党组在各处中挑选精兵强将,技侦方面便选中了魏大专家。

这次办案时间少则两周,多则一、二个月也说不准,思忖之下魏丽珺就把这和儿子最亲近的小妹妹给请了回来照顾儿子。

魏馨雅未出嫁前便极喜欢这小外甥,不仅是因为家里和三姐关系最亲近,也着实是从内心里喜欢这家族第三代里唯一的男丁,堪称是心头肉般的喜欢著这小皮猴子,因此姐姐一说便答应了下来。

上了车,魏丽珺开车奔向观海别墅区,那是北岛市近年来刚刚开发的也是前景最好的一片新区,魏丽珺这几年炒股投资顺风顺水的,考虑到有些事别墅更方便些,边用这些年的积蓄买下了一栋观海别墅。

车子出了市区飞驰在滨海大道上,魏馨雅摇下车窗,深呼吸了口新鲜的海风,叹道:“还是家里好啊,空气都是甜的,三姐,回家我要哈酒掐油七海鲜!”魏丽珺笑着说道:“就知道你喜欢这些,鸿儿早给你这小姨备好了,中午给你打了今天鲜酿的北岛散啤,海鲜是鸿儿下午亲自下海给你弄的海参、鲍鱼、螃蟹、虾虎子、海蛎子、蛤蜊、香螺……”“哎呀,还是我大外甥贴心,鸿儿,小姨给你赞一个!”魏馨雅回头冲宋归鸿比了个小爱心的手势,又低声嘟囔道:“不像你爹,没心没肺的,哎姐,你家位赛潘安的宋公子最近回来过嘛?”魏丽珺先是横了眼九妹,回头撇了眼儿子,看儿子自顾自的在后排玩小妹拿回来的PS游戏机,估计儿子也是装没听到,想了想,叹了口气道:“回来又有什么用呢,不回来也好,我们娘俩搬到这边来以后,他就没来过一次,算了,不提他了。

你那公司这两天安排好了吗,不会老虎不在家,满山猴乱蹿吧?”“有人管,你放心吧,这些日子我就是回来度假的,鸿儿,你要照顾好我和你妹妹啊!”魏馨雅伸著懒腰说道,突然俏脸一板,掐腰看着魏丽珺:“诶,姐,你说谁是母老虎呐!?”魏丽珺抿嘴笑着不去看她那假模假式的生气,另一边黑猴子却不干了,抗议道:“九儿,我妈是接你回来照顾我的啊!”“叫小姨!”魏馨雅纠正道。

“九儿!”“小姨!”“九!”“嘿,我说你个小皮猴子越说越赛脸了嘿!”魏馨雅回手就去揪宋归鸿的腮帮子,宋归鸿乐着侧身一躲靠到车门边,没想到魏馨雅早已领教了这皮猴子的灵巧,正是要他自己躲到死角。

突然手一拐,如灵蛇般的向宋归鸿大腿内侧迅疾掐了过去。

宋归鸿大惊,这大腿里子要被掐瓷实了,那可是惨无人道的剧痛啊,侧后都避无可避,急中生智向前猛地伸胯,将双腿下压到座位空间下,却没料到魏馨雅这纤纤玉手姿势走老,未及收手却反而结结实实抓到了宋归鸿两腿之间鼓鼓囊囊的那一坨物事,刹那间两人都是一楞。

宋归鸿霎时目瞪口呆浑身僵硬,只觉得脸上腾的一下就滚烫了起来,惊恐的眼珠滴溜溜的在前排开车的魏丽珺背影、小姨惊诧的脸上和捏在自己胯下物事的玉手上来回逡巡,又羞又怕,无声的用口型对魏馨雅说道:“小姨,手下留情啊!”魏馨雅先是一惊,擡头看着手足无措、满脸羞赧的小皮猴子,脸上竟浮现出幸灾乐祸的坏笑,笑的仿佛是只刚偷到肥嫩大花鸡的小狐貍,瞇起的眼角都是笑意,手在那坨物事上示威似的轻轻捏了捏,顿时感觉到小皮猴子身子一直,腿肚子都快抽筋了,心下好笑,用力在那坨物事上一推,轻声道:“叫你胡嘞嘞,看以后还敢瞎叫不!?”不说宋归鸿如蒙大赦般的坐回到座位上,那边魏馨雅却像赢得了胜利似的喜滋滋转过身去,刚才那只擒龙玉手就势托在了香腮上,咦,脸上好烫啊,比刚才小鸿儿那东西还烫,这小皮猴子发育好快啊,刚才一定是按到那龟龟头上了,有香蕉那麽粗吧?不止,应该有手腕那麽粗呢。

低头看着自己雪白的手腕,突然又有些愤愤然,讨厌,我就捏一下嘛,居然还敢顶我的手,欠收拾!魏馨雅侧头无语,越想脸上越烫,索性将车窗全部降下,让清亮海风吹拂著滚烫的面庞。

魏丽珺偷偷瞄了瞄神游外物的妹子,看了看倒视镜里怏怏然的儿子,又抿著嘴笑了起来,伸手打开了无线电台,悠扬的小夜曲在车厢里和山道间飞扬开来,一如有些人的心情!到了家,魏馨雅对这栋意式小别墅赞赏有加,背着手前前后后的好通参观,魏馨雅发现这小区别墅之间不仅距离很远,而且有茂密山林相隔,彼此鸡犬相闻但互不干扰,而且三姐这套别墅采光采景都很好,迎新阳、暮晚霞、观沧海、听松涛,景色美极了。

别墅地上三层地下一层,每层都100多平米,出了第一层客厅、餐厅和储藏室,魏丽局和宋归鸿实际只住了第二层,三层客房和地下室都是空置的。

夜色初上,吃罢晚饭两个女人便坐在沙发上聊天去了,那边宋归鸿干净利索的收拾完厨房、餐桌,切了果盘后,跟妈妈和小姨打了个招呼便换了身运动装出去了。

魏丽珺解释了宋归鸿早晚都在后山云台上师那习练强身健体的功夫,这是去上晚课了。

不谈练功,只是这到后山来回十多里的山路,先是走着去,后是跑着,现在是蛙跳着上山下山,身体到的确是越来越结实了,眼见着个头也蹿得比我还要高些了呢。

魏馨雅一脸坏笑的把手搭在魏丽珺肩头,凑过去说道:“姐,我听说云台上师有青黄两教兼修的大智慧啊,黄教噶举派密宗双修也是极精通的,身边也是有些才貌双全的女弟子的,你让咱家小帅哥天天去那,那个密宗双修啥的……呵呵,姐,在那你放心啊!?”魏丽珺用手里的苹果敲了敲魏馨雅的脑门,正色道:“又犯花痴了啊,正告你,这辈孩子里老爷子顶喜欢的就是鸿儿,你可不许把鸿儿给我带坏了,到时候不用我,小心老爷子就先收拾了你!”看着秦馨雅瞥了瞥嘴,魏丽珺轻轻把双足从拖鞋里抽出搭在茶几上,看着雪白的脚掌,忧心忡忡的叹气道:“我其实只希望鸿儿别受老宋的影响啊!”秦馨雅一楞,伸出根手指蜷成钩状放到魏丽珺眼前说道:“啊?不会吧,鸿儿不会跟你家老宋一样是弯的吧?”魏丽珺瞪了她一眼,吓得魏馨雅一缩脖子,气道:“就知道你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姐,我就那麽一猜”魏馨雅灿灿的笑着,眼珠转了转又道:“哎,我说姐,咱家鸿儿都初二了,你看他在学校有没有女朋友不就知道了,现在孩子还有几个不早恋的,何况咱家小黑炭头这么帅,黑帅黑帅的!”“查了,没有,跟一帮臭小子混的胡天胡地的,跟学校女孩话儿都不说,哎~”魏丽珺愁眉紧缩。

“姐,明天你放心出门吧,以你妹妹我的魅力,莫说鸿儿不是弯的,就算是弯的,我也给你掰直喽,哎呦……姐你别打我啊……”“不打你才怪,车上欺负我儿子了吧?”“啊?!没有,没有,稀罕还来不及呢,哪舍得啊!”“晚上跟姐一块睡吧,姐还有好些话跟你唠唠!”“好啊,姐,我也想你了!”魏丽珺去换了睡衣,回来掀开被窝却发现魏馨雅也破天荒的穿起了睡衣,笑道:“嗯,我家九儿规矩了啊,自小儿就是裸睡的主,现在也穿睡衣了啊!”“姐你烦不烦人,人家来事了,这心操的,不怕老的快啊!”北岛市某商务酒店套间,商务精英男裹着浴巾、哼著小曲从浴室出来,做到床边摸过衬衫,看着衬衫上娟秀的电话号码,用力呼吸了几口气后,拨了过去:“喂,您好,请问是……嗯?我靠!”商务精英男愤愤的将手机摔在床上,电话话筒里传来“您好,欢迎致电福惠诊所,我所专职男女淋病、梅毒、阳痿早泄、举而不坚、坚而不久……嘟嘟嘟!”

婚后这两年魏馨雅总觉得自己的情欲越发的敏感,曾经在床上才能体会得到的那种让人眩晕、兴奋和精疲力竭的性高潮,现在无论在何种公众场合,只要心里有了欲望,稍微收缩些阴道肌肉或者夹夹大腿,那令人浑身酥麻的快感和小腹下温热的春潮便如刚刚下单的网约车一样准时如邀而至。

此刻的魏馨雅便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小腹里的那团燥热让下面那道缝隙里酥痒难耐,那双充满活力的浑圆大腿像两条白蛇一样相互抵触纠缠,正拼命夹堵胯下缝隙里那团随时会喷薄而出的潮涌,大家闺秀的羞涩理智与本能欲火的渴望激情此时在激烈的对抗角逐,让魏馨雅精疲力尽。

魏馨雅只觉得口干唇燥、头晕目眩和双耳嗡鸣,眼皮儿也沈沈的坠著,勉强睁开的眼缝里望去,眼前却都是黑沈沈的迷雾,汗水浸湿的身子仿佛漂浮在无尽黑暗的虚空里。

突然魏馨雅身上猛的一沈,柔嫩的胴体好像被一头雄壮的巨兽突然扑倒在地,不住地翻滚蹂躏著自己的身体,翻滚间随着撕拉、撕拉的撕扯声,衣服碎裂的如同千万只彩蝶一样从这具修长而健美的雪白肉体上四散纷飞,暴露出如维纳斯女神般完美、饱满的娇躯。

巨兽口中滚烫而腥臭的热气扑面而来,魏馨雅迷茫间下意识挣扎著躲闪巨兽的扑咬蹂躏,每次挣扎让身子疼的要散架了似的,尤其是下身那道滚烫粗壮的小兽,正双腿间暴戾的左冲右撞的寻找突破口,有几次已经顶到了自己那开始湿润的洞口,精疲力竭而又有了些莫名渴望的魏馨雅忽然有一种放弃抵抗的感觉,好想那根小兽迅猛的插进自己的湿痒难耐的肉洞儿里,体会那种被蹂躏的放纵宣泄的快感。

虽然羞耻心还在让她用力的抗拒著身上的巨兽,但疲惫的娇躯终于抵挡不住兽欲的野蛮入侵,小兽终于寻找到了那道湿滑的缝隙,挤开两瓣肥嫩滚烫、湿漉漉的肉唇,随着魏馨雅“啊~”的一声凄惨呼喊,小兽纵身一跃冲了进去,粗长肥壮的肉身将兽头一贯到底,狠狠地杵在了少妇柔嫩湿滑腔膣尽头的那朵肥润花心上,将魏馨雅那声呼喊的后半截“啊”生生砸出道悠长的颤音来。

还没等魏馨雅这口气喘匀,压在身上的巨兽便宣泄似的极速耸动了起来,美人儿雪白丰盈的身子随着下身里蛮横巨物的入侵抽插而一上一下的耸动,胸前两坨如同灌满琼浆酪醴的肥嫩饱满瓜乳在胸前上下甩动,乳峰上硬挺勃起的南国红豆儿生生被甩出道道红线虚影儿来。

下身腔膣里被那粗壮暴涨的小兽摩擦出的火辣辣的快感,从那道肉缝里一直捅到嗓子眼,呼喊、求救和哀求仿佛都在回荡在自己的嗓子眼里,最终脱口而出时却化成撩人心弦的妩媚呻吟声!“啊……不要…不要,不…不要停啊~~”“宝贝儿,放心,爸不停,爸就这样肏我馨雅一辈子,馨雅,再叫,再叫的骚点,爸就继续弄你,啊呃……给你弄点狠的!”一个熟悉的声音似乎在耳边又似乎在天边响起,是公爹秦慕远的声音。

“啊…爸…怎么是你,啊……爸爸,啊~不要啊…放开我……你个畜生……啊…小刚,小刚救命啊…太深了,轻点…你个畜生,要捅死人家了,啊……爸…爸,求你了……放开我,我是你儿媳啊…要死了!”魏馨雅双手无力的推搡抗拒著。

秦慕远满头大汗的淫笑道:“宝贝儿,刚儿反正也是死精症生不出儿子来,不如今天让爹给你打个种,宝贝,保准你乖乖的给爹生个大胖小子,来……”说著秦慕远抓过魏馨雅纤细的脚踝,将儿媳两条玉柱般莹润修长大腿扛到自己肩头,下身马达般的大力的汆肏了起来,又伸手去揉捏儿媳胸前那两坨肥硕豪乳,秦馨雅双手推搡著公爹秦慕远的肩头,口中却渐渐响起娇媚的呻吟著、喘息著。

“爸,你让让,小雅好歹是我媳妇儿,我要插前面,爸你去弄后面吧!”另一个熟悉声音在耳畔响起。

“啊!?老公!”魏馨雅大惊失色,捂著檀口扭头望去,丈夫秦刚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旁,正撸著自己胯下鸡巴急吼吼的凑了过来,三十多岁男人的生殖器文静秀弱的一如秦刚本人的斯文气质,此时完全勃起的鸡巴也不过二指粗细一握住有余,半截白嫩嫩的纤秀龟头刚刚够从秦刚手中探出半截粉嫩龟头,那龟头的顶端渗出几滴浑浊腥臭的液体,正要往自己嘴里顶呢!“你个小骚货,公爹都能勾引,还好意思说是魏氏双娇,娇个屁,给老子含着!”秦刚愤怒的把鸡巴杵到魏馨雅嘴边,孱弱的龟头挤开魏馨雅娇嫩的红唇,压在娇妻紧闭的贝齿上抹来抹去想要插入进去。

高大健硕浑身肌肉的秦慕远像雄狮一样紧紧压在儿媳魏馨雅身上,那根粗黑肥壮的鸡巴抽插间将儿媳嫩屄边缘的粉肉带的翻进翻出,小腹上隐隐浮现大肉棒反复冲击的凸痕,每次冲击挤出的白沫儿如春潮般连绵喷涌,顺着魏馨雅的会阴下流淌而过,经过粉嫩肛菊浸湿了肥臀下的床单。

“滚犊子,等老子爽完你个龟儿子再来,馨雅这小嫩屄太紧撑了,给你弄都白瞎了,是不是,宝贝儿?”秦慕远用额头抵住魏馨雅额头,边砸夯似的插著儿媳的嫩穴边霸道的直视著儿媳迷离雾润的眼神问道。

“爹,馨雅的小屄让你插松了,我还咋弄啊?那……那我去弄馨雅的屁眼儿吧,算替她这个骚货开个苞儿了!”说著秦刚伸手去推魏馨雅的肩头和臀部,想把魏馨雅和秦慕远二人翻过去,魏馨雅闻言心头大骇,猛的大力挣扎抗拒了起来,一手去捂臀后菊门,一手拼命去推搡开秦刚,早已顾不上压在身上的秦慕远和公爹那根正在下身大力抽插的粗壮肉棒了,魏馨雅哀怜的看着丈夫秦刚,摇著头哀求道:“老公,不要……啊…老公,不是你想的……不要啊……啊,刚,你疯了啊…那里不能弄…老婆给你裹啯好不好……不要啊…啊…老公,老婆给你裹鸡巴…呜呜!”甫一开口秦刚边迫不及待的将那根火腿肠粗细的肉棒顶进了魏馨雅的嘴里,孱弱的火腿肠今天不知怎的,到了嘴里便疯狂的增长了起来,粗壮的撑开小嘴,嘴角都撑得快要裂开了,而棒身也像金箍棒一样不断向喉头延伸顶入,持续的压迫让魏馨雅干呕不已,胸口烦闷,眼泪和鼻涕不由自主的淌了下来。

魏馨雅后面的话便被那根肉棒压迫成干呕和呜咽声,雪白的肉体在上下两根鸡巴的蹂躏下挣扎、抽搐,像案板上任人摆布的赤裸羔羊。

秦慕远和秦刚爷俩正在魏馨雅身上大肆宣淫时,突然房门被“Duang”的踢开,一个身着旗袍的银发老妇满面怒容的站在门口,正是秦慕远的老婆、秦刚的母亲何美钏,何美钏此时浑身栗抖的指着床上秦馨雅怒骂道:“好你个魏馨雅,就知道你这个小骚蹄子是个闲不住浪屄的淫娃荡妇,在外面招蜂引蝶还则罢了,今日还到自家门里扒灰弄曲了,既然你敢勾引公爹、坏我秦家门风,就莫怪我今日里把你个淫妇的骚屄给缝上不可!”魏馨雅待要辩驳嘴唇上不知何时已让被线头密密缝住,只能呜呜哀啼,而秦刚父子二人却不知何时站到自己两侧,用力按住自己的肩头,抓紧脚踝向两侧大力掰开双腿,将自己胯下茂密毛发间两片被蹂躏的黏腻红肿的蝶形阴唇给露了出来,魏馨雅再擡头间,那老妇人已扬手掏出针线,狭著一股劲风扑了过来,粗大的缝衣针挟著寒光扎向胯下……“啊,不要……”随着一声娇呼,魏馨雅猛的抚著胸口坐了起来,贴身小衣依然全部被汗水湿透。

“女士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嘛?”身旁有位列车女乘务正俯下身、满脸关切的看着自己,了定神,魏馨雅发现自己此刻正坐在高铁车厢内,车已到站,车窗外德式车厢门打开,车上乘客开始陆续拿出行李下车,车门处阵阵新鲜空气吹了进来,微微有些凉意,原来却是场噩梦。

魏馨雅拿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向乘务员道了谢,自嘲的笑了笑,这都远在千里之外了还担心什么啊,真是的!正要起身去行李架拿行李,旁边两个男士抢了过来去帮忙拿行李箱,其中一个大学生男只是说了声:“我来!”便去拿箱子,另一个中年商务装的精英男凑过来向魏馨雅说道:“怎么能让这么美丽的女士自己拿行李呢,这是男士该做的么,对么?”火车在途中旁边这两个男人就不住搭讪偷窥,大学生男一路上寡言少语却用手机偷拍了不少魏馨雅的倩影,而商务精英男则主动换到了和魏馨雅隔道相邻的座位,借着哄逗前排小朋友的机会,没少偷窥魏馨雅的雪白酥胸和乳沟。

魏馨雅连年被洛京风月评点为花魁三甲的美女之一,且顶着T台公主、大陆志玲姐等美称,这种情况平日里自是见得多了,早已见怪不怪,便欠身让开,用甜甜的嗓音谢道:“是啊,像您两位这样的绅士现在真是越来越少了呢,那就小女子就相敬不如从命,先谢谢两位小哥哥啦!”那大学生男听到魏馨雅的嗓音,浑身一软,险些让半空中的行李箱砸在自己头上,经营商务男却精神焕发的一把将行李箱拖下,挺胸昂首的做了个女士优先的手势,魏馨雅暗地里好笑,拿起随身手包先下了火车。

两个一边吃力的拖着沈重行李箱的男性,一边贪婪的从后面欣赏魏馨雅的曼妙身材,魏馨雅天生丽质,随随便便一套肉色高跟鞋、露脚踝牛仔裤和紧身T恤穿在她身上,都绽放出炫目夺魄的美感,那饱满翘挺的臀部有节奏扭动着,高耸丰盈的瓜乳锁著步履轻轻颤动着,丰乳肥臀衬托著结实的腰肢显得异常纤细苗条,丰乳肥臀和苗条修挺被完美有机的融合在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加上魏家容颜不老的基因,眉目俏丽妩媚的魏馨雅,说是大学里的学生也没人会质疑。

穿过贴满各色小广告的出站口和熙熙攘攘的人群,远远地望见三姐魏丽珺和外甥蹦跳着到招呼的身影,魏馨雅笑瞇瞇的转身谢过两位绅士,大学生男和商务精英男同时说道:“姐姐,可以加个微信……”“女士,方便留个电话……”魏馨雅凑到大学生男的耳边腻着声音道;“小弟弟,乖乖找个喜欢你的女孩儿吧,找我这样女朋友你会吃不住的喔!”然后不顾一脸失望的大学生男,转手来到商务精英男的身前,伸手道:“拿来!”商务精英男一楞:“拿什么?”魏馨雅一皱眉,嘟嘴道:“笨,钢笔啊!”商务精英男得意的看了一眼大学生男,忙不叠的掏出胸前万宝龙钢笔,魏馨雅拔出笔帽咬在嘴里,拨开商务精英男的西装,用笔在他雪白衬衣的胸口部位写下了一组数字。

俯首间,魏馨雅口中如兰似麝的香气让商务精英男气血加速,胸口起伏明显加剧。

“啊!”商务精英男如过电般浑身哆嗦了,魏馨雅笑着直起腰将笔插回商务精英男胸前衣袋,却原来那最后一笔重重的划过了商务精英男的乳头部位,让他瞬间小小的高潮了一把。

“记住了喔,小哥哥,啵儿!”美人儿长发飞舞间回头一记飞吻,让商务精英男双眼发直,捂著胸口险些休克了过去!一身警服的魏丽珺远远的望见自己的小妹妹戏弄的两个男人在那患得患失的,不由得叹了口气,低头揉着眉心暗道死性不改,又来了;儿子宋归鸿却大呼小叫的一溜小跑奔了过去:“九儿,九儿,我来接你啦!”刚奔到魏馨雅身边,魏馨雅擡手一个爆栗就奔宋归鸿的脑门弹去,啐道:“臭小子,跟谁九儿、九儿的呢,叫小姨!”料到这黑小子跟猴儿似的,一低头抱着魏馨雅的腰肢便绕到了她的身后,轻轻松松的便躲过了魏馨雅的魔爪暗算,在身后抱住魏馨雅的腰肢,把下巴搭在小姨肩头嘻嘻哈哈的笑道:“九儿姨!”。

魏馨雅用肩头一拱身后的宋归鸿,道:“小皮猴子,去,给姨拿箱子去!”“得令哎!”“九儿,累了吧!?”魏丽珺静静的站一旁,抿嘴微笑的看着这一大一小嬉闹,这小妇人行止端庄、温婉娴静,总能让旁人感到如春花绽蕊、暖风和面,舒服至极。

见儿子去拿行李去了,魏丽珺才笑呵呵的向小妹问道:“啊呀呀,真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大老远的放著飞机不坐,偏坐火车,我这小妹子节俭的连一张机票都舍不得啦!?”“哎呀,姐,哪儿啊,我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来事了,不乐意坐飞机,就坐火车了,反正闲着也没事,就当看风景了,咱们回家吧!呦,小皮猴子不光长个啦,劲儿也不小呢。

”一扭头间看到两个大箱子被宋归鸿一手一个拎着,轻快的跑向了停车场,刚才那两个大男人分别拿一个箱子还累的呼哧带喘的呢,魏馨雅深知自己的两个行李箱里有多“充实”。

“这两年给鸿儿延请了几位师傅,其中也跟着学了些强身健体的功夫呢,身体啊~棒着呢!”魏馨雅携著姐姐的手臂一同向停车场走了去!这姐俩走在火车站前着实引人瞩目,魏馨雅是典型的瓜子脸、桃花眼、檀口、修鼻,眉目灵动间显得娇媚明丽,身姿苗条修长、臀翘胸挺,尤其是这双长腿玉足格外加分,再加上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站在那里都是明媚绝伦、活力四射;而三姐魏丽珺则是传统的古典美女,不笑不说话,鹅蛋脸、丹凤眼、秋月眉、琼鼻、玉口,身材中等体量,但胜在匀称,属于典型娇小玲珑的江南美女,更有种让人越看越顺眼、越相处越喜欢的气质。

两姐妹凑在一起总给人一种春兰夏玫各擅胜场的感觉,两姐妹,一个婉约一个热情,一个娇小一个修长,一个古典一个现在,一时间让身侧的路人们隐约有种让火车站变成了走秀平台的错觉。

江左魏氏本就是书香世家,家中历来美女、才俊辈出,到了这一代,女儿中,魏丽珺和魏馨雅更是分别以温婉俏丽和妩媚娇艳而冠绝江左数省。

魏馨雅大学毕业跟男朋友远赴苏中省洛京市,最后却嫁给了苏中军分区副司令员秦慕远的公子秦刚,丈夫秦刚在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处伺候省委副书记,自己在苏中经营了家模特经纪公司。

近四、五年,苏中的一批大少、二代和媒体人效仿两汉三国附庸风雅的搞了个风月评,魏馨雅已经连续三年被评为苏中风月评花魁之榜眼。

在外人眼里秦馨雅美貌聪慧,况且年级轻轻边嫁入豪门,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外人眼里着实是一只传奇的白天鹅,不知在苏中让多少各色蛤蟆、青蛙的垂涎不已!三姐魏丽珺则嫁道了滨海省北岛市,丈夫宋晗被誉为北岛市第一美男子,在文教局不大不小安安稳稳的做了个小处长,魏丽珺自己在北岛市公安局技侦科,现在不大不小也是科长了。

魏丽珺倒不是升迁不顺,只是省厅、市局上上下下都知道这大名鼎鼎的魏大才女、暖美人是典型的宠儿狂魔,心思只放在宝贝儿子宋归鸿身上,单位里就想落得个清闲。

几次省公安厅书记过意不去瞒着魏家老爷子想给魏丽珺提拔起来,但都被魏丽珺给婉拒了,还顺势把身边几个下属和学生给早早推了上去,这样一个和气暖美人,再加之不争不抢的脾气、业务过硬和做人圆润通达,让魏丽珺在整个滨海公安系统人缘极佳。

这次魏馨雅的到来是三姐魏丽珺的邀请,因为明天魏丽珺就要跟市局专案组异地办案,案情重大,省厅党组在各处中挑选精兵强将,技侦方面便选中了魏大专家。

这次办案时间少则两周,多则一、二个月也说不准,思忖之下魏丽珺就把这和儿子最亲近的小妹妹给请了回来照顾儿子。

魏馨雅未出嫁前便极喜欢这小外甥,不仅是因为家里和三姐关系最亲近,也着实是从内心里喜欢这家族第三代里唯一的男丁,堪称是心头肉般的喜欢著这小皮猴子,因此姐姐一说便答应了下来。

上了车,魏丽珺开车奔向观海别墅区,那是北岛市近年来刚刚开发的也是前景最好的一片新区,魏丽珺这几年炒股投资顺风顺水的,考虑到有些事别墅更方便些,边用这些年的积蓄买下了一栋观海别墅。

车子出了市区飞驰在滨海大道上,魏馨雅摇下车窗,深呼吸了口新鲜的海风,叹道:“还是家里好啊,空气都是甜的,三姐,回家我要哈酒掐油七海鲜!”魏丽珺笑着说道:“就知道你喜欢这些,鸿儿早给你这小姨备好了,中午给你打了今天鲜酿的北岛散啤,海鲜是鸿儿下午亲自下海给你弄的海参、鲍鱼、螃蟹、虾虎子、海蛎子、蛤蜊、香螺……”“哎呀,还是我大外甥贴心,鸿儿,小姨给你赞一个!”魏馨雅回头冲宋归鸿比了个小爱心的手势,又低声嘟囔道:“不像你爹,没心没肺的,哎姐,你家位赛潘安的宋公子最近回来过嘛?”魏丽珺先是横了眼九妹,回头撇了眼儿子,看儿子自顾自的在后排玩小妹拿回来的PS游戏机,估计儿子也是装没听到,想了想,叹了口气道:“回来又有什么用呢,不回来也好,我们娘俩搬到这边来以后,他就没来过一次,算了,不提他了。

你那公司这两天安排好了吗,不会老虎不在家,满山猴乱蹿吧?”“有人管,你放心吧,这些日子我就是回来度假的,鸿儿,你要照顾好我和你妹妹啊!”魏馨雅伸著懒腰说道,突然俏脸一板,掐腰看着魏丽珺:“诶,姐,你说谁是母老虎呐!?”魏丽珺抿嘴笑着不去看她那假模假式的生气,另一边黑猴子却不干了,抗议道:“九儿,我妈是接你回来照顾我的啊!”“叫小姨!”魏馨雅纠正道。

“九儿!”“小姨!”“九!”“嘿,我说你个小皮猴子越说越赛脸了嘿!”魏馨雅回手就去揪宋归鸿的腮帮子,宋归鸿乐着侧身一躲靠到车门边,没想到魏馨雅早已领教了这皮猴子的灵巧,正是要他自己躲到死角。

突然手一拐,如灵蛇般的向宋归鸿大腿内侧迅疾掐了过去。

宋归鸿大惊,这大腿里子要被掐瓷实了,那可是惨无人道的剧痛啊,侧后都避无可避,急中生智向前猛地伸胯,将双腿下压到座位空间下,却没料到魏馨雅这纤纤玉手姿势走老,未及收手却反而结结实实抓到了宋归鸿两腿之间鼓鼓囊囊的那一坨物事,刹那间两人都是一楞。

宋归鸿霎时目瞪口呆浑身僵硬,只觉得脸上腾的一下就滚烫了起来,惊恐的眼珠滴溜溜的在前排开车的魏丽珺背影、小姨惊诧的脸上和捏在自己胯下物事的玉手上来回逡巡,又羞又怕,无声的用口型对魏馨雅说道:“小姨,手下留情啊!”魏馨雅先是一惊,擡头看着手足无措、满脸羞赧的小皮猴子,脸上竟浮现出幸灾乐祸的坏笑,笑的仿佛是只刚偷到肥嫩大花鸡的小狐貍,瞇起的眼角都是笑意,手在那坨物事上示威似的轻轻捏了捏,顿时感觉到小皮猴子身子一直,腿肚子都快抽筋了,心下好笑,用力在那坨物事上一推,轻声道:“叫你胡嘞嘞,看以后还敢瞎叫不!?”不说宋归鸿如蒙大赦般的坐回到座位上,那边魏馨雅却像赢得了胜利似的喜滋滋转过身去,刚才那只擒龙玉手就势托在了香腮上,咦,脸上好烫啊,比刚才小鸿儿那东西还烫,这小皮猴子发育好快啊,刚才一定是按到那龟龟头上了,有香蕉那麽粗吧?不止,应该有手腕那麽粗呢。

低头看着自己雪白的手腕,突然又有些愤愤然,讨厌,我就捏一下嘛,居然还敢顶我的手,欠收拾!魏馨雅侧头无语,越想脸上越烫,索性将车窗全部降下,让清亮海风吹拂著滚烫的面庞。

魏丽珺偷偷瞄了瞄神游外物的妹子,看了看倒视镜里怏怏然的儿子,又抿著嘴笑了起来,伸手打开了无线电台,悠扬的小夜曲在车厢里和山道间飞扬开来,一如有些人的心情!到了家,魏馨雅对这栋意式小别墅赞赏有加,背着手前前后后的好通参观,魏馨雅发现这小区别墅之间不仅距离很远,而且有茂密山林相隔,彼此鸡犬相闻但互不干扰,而且三姐这套别墅采光采景都很好,迎新阳、暮晚霞、观沧海、听松涛,景色美极了。

别墅地上三层地下一层,每层都100多平米,出了第一层客厅、餐厅和储藏室,魏丽局和宋归鸿实际只住了第二层,三层客房和地下室都是空置的。

夜色初上,吃罢晚饭两个女人便坐在沙发上聊天去了,那边宋归鸿干净利索的收拾完厨房、餐桌,切了果盘后,跟妈妈和小姨打了个招呼便换了身运动装出去了。

魏丽珺解释了宋归鸿早晚都在后山云台上师那习练强身健体的功夫,这是去上晚课了。

不谈练功,只是这到后山来回十多里的山路,先是走着去,后是跑着,现在是蛙跳着上山下山,身体到的确是越来越结实了,眼见着个头也蹿得比我还要高些了呢。

魏馨雅一脸坏笑的把手搭在魏丽珺肩头,凑过去说道:“姐,我听说云台上师有青黄两教兼修的大智慧啊,黄教噶举派密宗双修也是极精通的,身边也是有些才貌双全的女弟子的,你让咱家小帅哥天天去那,那个密宗双修啥的……呵呵,姐,在那你放心啊!?”魏丽珺用手里的苹果敲了敲魏馨雅的脑门,正色道:“又犯花痴了啊,正告你,这辈孩子里老爷子顶喜欢的就是鸿儿,你可不许把鸿儿给我带坏了,到时候不用我,小心老爷子就先收拾了你!”看着秦馨雅瞥了瞥嘴,魏丽珺轻轻把双足从拖鞋里抽出搭在茶几上,看着雪白的脚掌,忧心忡忡的叹气道:“我其实只希望鸿儿别受老宋的影响啊!”秦馨雅一楞,伸出根手指蜷成钩状放到魏丽珺眼前说道:“啊?不会吧,鸿儿不会跟你家老宋一样是弯的吧?”魏丽珺瞪了她一眼,吓得魏馨雅一缩脖子,气道:“就知道你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姐,我就那麽一猜”魏馨雅灿灿的笑着,眼珠转了转又道:“哎,我说姐,咱家鸿儿都初二了,你看他在学校有没有女朋友不就知道了,现在孩子还有几个不早恋的,何况咱家小黑炭头这么帅,黑帅黑帅的!”“查了,没有,跟一帮臭小子混的胡天胡地的,跟学校女孩话儿都不说,哎~”魏丽珺愁眉紧缩。

“姐,明天你放心出门吧,以你妹妹我的魅力,莫说鸿儿不是弯的,就算是弯的,我也给你掰直喽,哎呦……姐你别打我啊……”“不打你才怪,车上欺负我儿子了吧?”“啊?!没有,没有,稀罕还来不及呢,哪舍得啊!”“晚上跟姐一块睡吧,姐还有好些话跟你唠唠!”“好啊,姐,我也想你了!”魏丽珺去换了睡衣,回来掀开被窝却发现魏馨雅也破天荒的穿起了睡衣,笑道:“嗯,我家九儿规矩了啊,自小儿就是裸睡的主,现在也穿睡衣了啊!”“姐你烦不烦人,人家来事了,这心操的,不怕老的快啊!”北岛市某商务酒店套间,商务精英男裹着浴巾、哼著小曲从浴室出来,做到床边摸过衬衫,看着衬衫上娟秀的电话号码,用力呼吸了几口气后,拨了过去:“喂,您好,请问是……嗯?我靠!”商务精英男愤愤的将手机摔在床上,电话话筒里传来“您好,欢迎致电福惠诊所,我所专职男女淋病、梅毒、阳痿早泄、举而不坚、坚而不久……嘟嘟嘟!”

广告
广告